..,

    温初安叹了一口气,唐知知很善良,比她更加的善良。

    玛丽以前却是帮过她不少,温初安揉了揉眉心。

    “让她留下来也可以,但是知知你要答应我,只可以在这附近的范围内活动,绝对不能超出这里,可以吗?”

    唐知知满口应了下来,“你的防备心也太强了,她只是一个佣人而已,我保证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温初安笑了笑没话,她防备心强吗?有时很防备心强一点会给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烦。

    温初安不动声色的给莱恩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会意。

    接下来的几天里,柯蒂斯庄园就彻底的热闹了起来,以往她这个无人造访的地方如今三番两次的快要被那些炮灰们踏破了门槛。

    主堡附近的一座精致别墅里。

    乔翼南逗弄着笼子里的鸟,俊逸的面孔神采飞扬。

    “爷,我们都已经来了那么久了,柯蒂斯先生到底什么时候正是宣布您和温妮姐的婚事啊,老爷那边还等着您的回话呢。”

    柳维结实的身体手里捧了一个的鸟食盒,他们已经在这里逗留很久了,他有些想家了。

    乔翼南瞥了他一眼那副没出息的样子,“你先回?”

    柳维立刻拒绝,“不行,我得看着您,要不然万一您在一个冲动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我回去了怎么和老爷交代。”

    乔翼南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手里拿着的精致夹子从食盒里夹起一条扭动着的虫子递进鸟笼里,即便已经吃过了很多次,鸟儿还是侧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接着才啄了几下把虫子吃下肚子里。

    “爷,您这次一定要听我的,跟那个温初安保持距离,亲手弑母这样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心究竟有多黑了。”柳维愤愤不平的开口。

    之前爷就和那个女人走得很近,他一直担心着,还好这几日爷想通了。

    柳维还在不停的着,忽然,一条虫子直接怼到了他的跟前,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面色惊恐的看着对面自家一脸淡然的爷。

    “爷,您喂错了,我又不是鸟。”

    乔翼南挑了挑眉,将手里的夹子调转方向,将虫子喂给了笼子里的鸟。

    沉稳的声音淡淡的开口,“你比这只鸟吵多了。”

    柳维脸一拉,他听出来了,爷是嫌他吵。

    “爷,我只是实话实。”柳维替自己打抱不平。

    乔翼南将手里的夹子丢到食盒里,走到池水旁拧开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开口,“你的是实话,可逆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

    “啊?”柳维有些懵逼,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吴景兰不是被温初安气死的?”

    那个院子他可是去看过的,血腥的场面冲击力十足。

    也难怪温芷晴吓的好多天都睡不着觉跑来找爷谈心了。

    “这个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你问我,我也没办法回答你,你要是实在好奇的话,不如去问问她们?”

    “温初安吗?我才不要去问那个女人,万一她把我灭口了怎么办?”

    乔翼南露出一个可惜的表情,“那就只能去问另一个人了。”

    “谁?”

    乔翼南目光幽幽的看向柳维的方向,一字一顿的开口,“吴景兰。”

    柳维眼睛瞪大,咕咚一下咽了一口口水,他最怕死人了,爷竟然还用这么恐怖的事情来吓他。

    简直太过分了!

    乔翼南看着他惊吓的样子非但没有一丝的同情心,还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只是一双深棕色的眸子里笑意并没有达眼底。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几大家族之间的争斗,才刚刚拉开帷幕。

    一直持续到家族大会的时候,温初安都尽力的扮演着一个乖乖女,柯蒂斯让她见的人她都见,只是那些人对她到底是什么印象,就不在她能控制的范围内了。

    “后天就是家族大会了,到时候各大家族的家主门会齐聚柯蒂斯庄园,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场合,安姐您一定要当心,千万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莱恩细心的叮嘱。

    家族大会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一旦家族大会上决定下来的事情,其他的家族在没有质疑的可能性,就连柯蒂斯人也无法更改。

    温初安早就已经听过这件事情了,她眯了眯眼,如果到时候柯蒂斯想要利用她来巩固各大家族之间的关系,那么她势必会拒绝,尽量不把自己卷进这个是非窝里。

    毕竟这次家族大会主要针对的人也不是她。

    她目光幽然的落到莱恩的脸上,“那要是我在家族大会上拒绝了他们提出来的要求,会怎么样?”

    莱恩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会很惨,到时候先生也不会在您这边。”

    温初安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里有些压抑。

    意料之中的答案。

    “好,我知道了。”

    莱恩还是放心不下,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

    该的他都了,如果温初安足够聪明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

    这两天整个庄园里都开始忙碌了起来,柯蒂斯喜静,所以平时没有什么大事情的时候庄园里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

    但是这两天开始明显的不一样了,到处都是人,整个庄园更像是被翻新了一样,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紧张的神色,生怕会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温初安在窗口的位置,目光越过一层又一层的佣人,最后在一处偏僻幽静的林子里隐约看到了唐知知和玛丽的影子。

    她手里攥着那张已经修复了的电话卡,只要她想,现在就能够知道之前给唐知知打电话的人到底是谁。

    只是……

    在打开手机一瞬间的时候,温初安犹豫了。

    如果真相真的像是她想的那样,那么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挽救这场悲剧?

    “唐姐,我听你的手机卡已经被修复了,安姐现在也应该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你放心吧,她一定会为你做主的。”玛丽慢悠悠的推着轮椅。

    唐知知一路上一直在沉默,准确的这几天也一直在沉默。

    和玛丽在一起不过也是因为她不是温初安的人,不会什么事情都告诉她,和她在一起她不会时时刻刻的窒息感。

    大部分时间都是玛丽再,她在听。

    唐知知双手攥紧,安安终于还是要知道了吗

章节目录

盛少的天价弃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温初安盛靳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初安盛靳年并收藏盛少的天价弃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