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堂变战场,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柳生六人众同时出击,气势相当的惊人。

    文诗诗,许庆和朝阳火力全开,主动迎敌,以三人之力硬生生的拖住柳生六人众。

    龙幽若连退数步,故意躲在宋离身后,A5大吼一声,朝着黑崎丈助冲了过去。

    两人交手过一次,不分胜负,如今再次交手,自然是毫无保留,拳拳到肉,虎虎生风,打的昏天暗地。

    现场一片狼藉,激斗的气息四溢,就连黑崎鸣的棺材都被众人掀翻,倒扣在地上,无人问津。

    宋离环顾四周,很快就看到黑崎枫缩在角落,全身吓的直哆嗦,服部流藏和服部才藏守在一旁,表情相当严肃。

    “老秦,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我们去抓黑崎枫,只要他肯承认自己的身份,黑崎丈助再无立身之地。”

    “好,那边帮不上忙,对付那两个蠢货还是没问题的。”

    两人对视一眼,闪电出手。

    他们知道自己不是黑崎丈助等人的对手,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目标锁定在黑崎枫身上。

    宋离大喝一声,凌空飞起,一脚踢向服部流藏。

    根据白风所说,他才是真正的凶手,是他在黑崎鸣背后补枪,也是他布局骗白风入坑。

    宋离这一脚踢的并不重,服部流藏挥手格挡,竟然连退数步,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你受伤了?”宋离问道。

    服部流藏呸了一声,破口大骂。

    “就算受伤又如何,对付你这种废物,我只用五成的力就行了,就凭你,别想伤到黑崎先生半根毫毛。”

    服部流藏不服输,身形闪动,犹如鬼魅一般,所到之处,寒芒点点,尽是匕首破空的声音。

    宋离看在眼里,心中一阵冷笑。

    服部流藏伤的不轻,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宋离笑笑,连躲三招,等到服部流藏刺空,凌空跃起,使出倒挂金钩的绝学,一脚踢在服部流藏头顶。

    服部流藏受到重创,匕首脱落,整个人摇摇欲坠。

    宋离心中恼恨,毫不客气,当着黑崎枫的面,啪啪两下,先是折断服部流藏的双臂,随即猛踢数脚,踢碎服部流藏的膝盖。

    服部流藏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黑崎枫看在眼中,吓的面无人色,全身都在颤抖。

    “萧离,你想干什么,我对你不薄,你不感恩就算了,怎么还带人来闹我弟弟的灵堂。”

    宋离上前一步,虎视眈眈的看着黑崎枫。

    “黑崎枫,你装的在像,也改不掉你的贪生怕死的性格,黑崎先生何等人物,岂会像你一样缩在角落,我手里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死掉的是你哥哥黑崎鸣,下毒手的正是服部流藏,他的下场你也看到了。”

    宋离爆喝一声,一拳砸向墙壁。

    黑崎枫两腿一软,一股尿臊味当场就飘了出来。

    “离哥,离爷,我说,我全都说,这不关我的事,都是服部流藏那个蠢货自作主张,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假扮我哥的。”

    宋离相当满意,环顾四周。

    文诗诗等人占了上风,六人众只剩下三人,击倒他们也就是时间问题,根本不足为惧。

    黑崎丈助黑着脸,不断的和A5缠斗,两人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

    唯独龙幽若,始终挂着淡淡笑容,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仿佛早就已经预见了结局。

    宋离感觉时机成熟,清了清嗓子,大声吼道:“全都给我住吧,黑崎先生有话要说!”

    宋离突然开口,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黑崎丈助主动停手,拉开距离,跟剩下的柳生众人汇合。

    “萧离,你想干什么,把我伯父放开,难不成你真想跟我们黑崎家族全面开战,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连当炮灰都不配。”

    宋离笑笑,把黑崎枫推了出去。

    “黑崎丈助,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他到底是你伯父,还是你那个没用的父亲。”

    黑崎枫哭丧着脸,气势全无。

    “丈助,我不干了,我装不了你伯父,这一切都是服部流藏那个蠢货干的,你伯父也是被他暗算的,他罪有应得,他活该。”

    话音落下,全场震惊。

    柳生六人众惊的目瞪口呆,眼中满是愤怒的神色,他们只听命于黑崎鸣,也愿意为他肝脑涂地,但黑崎枫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冒充黑崎鸣。

    他们知道自己受骗,扶起受伤的同伴,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黑崎枫父子尴尬的站在灵堂中。

    黑崎丈助看在眼里,气的肝疼。

    他恨不得死掉的真是黑崎枫这个废物,而不是自己的大伯。

    柳生家族含恨离开,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长老会耳中,自己的路算是走到头了。

    “萧离,你赢了,明天我会带人回国,从此不再踏足华夏,不过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与虎谋皮,我等着看你的下场,这里是灵堂,希望你们尊重一下死者,请你们离开。”

    黑崎丈助气势全无,瞬间苍老了不少。

    他的全部心血都被黑崎枫那个废物给毁了,只要他是黑崎鸣,自己就有筹码,现在全完蛋了。

    一小时后,海天大酒店。

    宋离相当兴奋,举行庆功宴。

    他顺利的赶走黑崎丈助,第一步的计划算是实现了,等到黑崎丈助带人完全撤走,明天就可以跟龙幽若正式谈判。

    有许庆和文诗诗帮忙,龙幽若根本不足为惧,她只能乖乖接受自己的条件,把剩余的势力全部撤离。

    等到自己真正掌握权力,就可以在世界范围跟他们抗衡,到时候联合萧炎老大,全方位打击天心岛在世界范围的势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打到龙战天的老窝。

    黑崎家族坐享其成,必定不会多管闲事,自己只要跟哈德斯尔家族的族长谈妥条件,就可以重新划分整个世界。

    宋离越想越兴奋,高举酒杯。

    “许少爷,诗诗,这一次多亏了你们,才能这么顺利的把黑崎丈助给赶走,尤其是许少爷,你的雷霆手段真厉害,短短二天,就把黑崎家族的产业整垮,我敬你一杯。”

    许庆淡淡一笑,不动声色,主动喝下一杯。

    “小事一桩,他们毕竟是外来势力,不可能动摇我们华夏的根基,铲除他们,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倒是你的野心不小,我跟轩辕破提过,他好像不是很乐意。”

    宋离颇为意外,看向许庆。

    “轩辕破是什么人,华夏这几年一直被外来势力霸占,就是不够团结,我二叔是宋义,资金雄厚,我有实力,也有能力。”

    许庆笑笑,看向文诗诗。

    “我不太方便评价轩辕破,你还是问我师妹吧,她对轩辕破可是相当的了解,应该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文诗诗听到这个名字,一脸不屑的表情。

    “他是四圣宗家的败家子,流氓头子,你想让他点头,除非你跟他穿一条裤子,就比如某些人。”

    文诗诗特意看了许庆一眼,许庆老脸一红,只能端起酒杯,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来,喝酒,今天大家高兴,就不提轩辕破的事了。”

    宋离点点头,不再继续追问。

    酒过三旬,众人喝的七七八八,相当的尽兴,就连文诗诗都是俏脸微红,看上去娇艳欲滴。

    许庆看了一眼手机,看向宋离。

    “萧离,时间不早了,我师妹喝多了,我先送她回去,以后的事情,我们改天在详谈。”

    许庆起身,想要扶住文诗诗。

    文诗诗摇摇头,一把推开许庆。

    “大师兄,我不用你送,我是萧离的保镖,我跟他回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

    文诗诗当众拒绝,许庆心中窝着一团火,但现场人多,他又不方便发作,只能看向宋离。

    “既然如此,萧离,我师妹就交给你了,她要是少了半根头发,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留下一句狠话,许庆带着朝阳离开。

    两人快速走到路口,许庆右手捏成拳头,砸向路边的汽车,留下一道深深的拳印。

    文诗诗是自己的,绝对不能便宜那个废物。

    他拿起电话,拨通龙幽若的号码。

    不多时,电话里传来龙幽若极其诱惑的声音。

    “许少爷,是不是想我了,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幽若,我现在过来找你,是时候商量怎么对付宋离了。”

章节目录

绝品豪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君夜无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夜无眠并收藏绝品豪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