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握醉玲珑,上官宫崎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伤心欲绝的林青青,轻哼一声道:“早就告诉过你了,从他手中夺走‘炼妖壶’,可惜你偏不听,现在赵三斤死了活该,可是我没有拿到‘炼妖壶’实在是可气!”

    “所以呢?”林青青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同样泛着阴寒,当然,更多的还是伤心和怒意,很是不屑的质问道:“要杀了我吗?让我去陪着三哥?”

    “杀了你?想得倒是挺美的!”上官宫崎冷哼一声,突然笑了起来,玩味的问道:“你知道人世间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我突然在想,你说要是赵三斤没有死的话,你们再次相遇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啊?”上官宫崎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的模样,看着已经气得浑身颤抖的林青青,笑道:“会不会是心死?”

    “三哥懂我的!”林青青坚定的回答道,倒是让上官宫崎有几分小小的意外。

    “是吗?”不过,回应林青青的还是上官宫崎的一声冷哼:“赵三斤懂你,那要是你再去杀他一次呢?”

    林青青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笑得阴晦的上官宫崎,如果林青青这会儿能动弹的话,就算是拼了她的命,林青青也一定会让上官宫崎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不得不说,在上官宫崎对林青青的教导下,不仅实力暴涨了不少,脾气也是跟着一并暴涨了不少。

    “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死你的,将你教我的全部奉还给你!”林青青目光之中透露着杀气,一点也不作假,就算是上官宫崎看到了,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不错,我等着!”上官宫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现在嘛,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或者说像个行尸走肉的人一样?”

    看着上官宫崎手中把玩的‘玲珑玉’,林青青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她离开清水村不到一月的时间,之所以能够和赵三斤正面抗衡,这‘玲珑玉’可是一个‘大功臣’呢!

    每一次,当林青青有什么是她所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时候,上官宫崎手中的‘玲珑玉’就会散发出一股迷人的芬芳气息,随后在上官宫崎的一阵操作下,林青青就不再是林青青了。

    愤怒的盯着上官宫崎看了好半天,林青青才艰难的站起身来,即便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稍微走快两步都会拉扯到自己的伤口,但是林青青都选择了咬牙坚持。

    在林青青看来,这对她也也算是另外一种历练,要想杀掉上官宫崎,没有强大的意志力怎么能行呢?

    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林青青骨子里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只能说这些因为赵三斤被磨灭了不少,但是并不代表在逆境中林青青就不会反抗。

    一男一女,两人在华夏的边界线周围休息了一番之后,又缓缓启程,两人都走得很缓慢,但是没多久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这片深山老林之中,不见踪影。

    ……

    米国,纽市,山脉之上,豪华的庄园内,两男一女各自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熟悉的身影,自然就是一场大战落幕之后坐下的相谈甚欢的赵三斤和司雀了,至于多出来的电灯泡,肯定是司乐跑不掉了。

    在赵三斤的手中,端着的是一个青花琉璃盏的茶杯,晶莹剔透的茶杯上雕刻着青花纹路,清晰透人,如果是一个懂市场行情的人,肯定会惊呼赵三斤手中的一个茶杯,价值就已经超过了十万。

    “我突然有点期待你没失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司雀的目光落在赵三斤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饶有兴趣的笑道。

    “我也很期待!”赵三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嘴角处勾勒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我不期待!”然而,两人的话音刚落下呢,司乐就横插了一脚进来,将好生生的气氛都给破坏掉了,索性还直接嘟囔起小嘴不满的道:“赵三斤哥哥一旦恢复了记忆,那我就不能天天看到你了。”

    “不过话说回来,一旦你真的恢复了记忆,会离开吗?”司雀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有搭对,突然问到了这个赵三斤选择避而不谈的问题。

    看着蓝蓝的天空下朵朵白云飘过,好一会儿的功夫,刺眼的阳光才让赵三斤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然后,缓缓地顺势点了点头。

    赵三斤可以肯定,如果恢复了记忆,知道自己到底来自何方,是做什么的,肯定会离开的,这一点,与报恩不报恩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心性使然。

    “也不知道婉转一点回答。”司雀没好气的瞪了赵三斤一眼,又接着笑了起来,道:“虽然我看你小子挺顺眼的,但是你要离开,我也不会强求。”

    赵三斤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是总觉得司雀这话里还有话。

    果然,在赵三斤轻皱眉头之余,司雀的话语再次响起:“但是,我始终觉得你内的那股气息不同于我们,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收你为徒!”

章节目录

摸骨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摸骨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