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就别给妳姊添乱了,听说离城南不远,有处地方叫千蝶谷,风景很是幽美,妳可过去看看。"碰巧赵诗诗说的地方,正是之前凌萧与岚风去过的那个溪谷。

    "哎~!这周边的地方,我都去了好几遍了,要看要玩的,都玩过看过了,了无新意。"岚兰托着粉额,无聊拨弄着案上的荼玩,闷声说道。

    "那若不妳留在我这里,与我一起来打理,我也好有个人与我聊聊天。"赵诗诗说道。

    岚兰皺着眉头,说道:"师姊,妳这里高雅清静,如离人间烟火,妳就不怕我在这里给妳搞砸了?"

    赵诗诗抿嘴微笑道:"确实以妳这般跳脱的性格,这里是困不住妳的,但不正是,可以让妳修心养性一下吗,那妳当下最想做的是什么?"

    岚兰盈目一亮,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进天情门,与姊姊一同办案,但你们总说危险,不让我去,我都十六了,会照顾好自己,有何不可?"

    "天情门办的,尽是些危险之事,如今妳年纪尚小,并不适合于妳,况且妳姊只有妳一个妹妹,当然希望妳平平安安,将来找个好郞君……。"赵诗诗微笑说道。

    岚兰听到这里,脸颊范红,迅速说道:"姊姊只比我大一周岁,她都可以,为何我又不能?况且人在江湖,又那里有什么平安可言,我们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人生本是一场冒险,为何不去闯它一闯?"

    赵诗诗听后,也觉有埋,就没再继续勉强于她,此时密室一处,响起了几下铃声,赵诗诗便缓缓站起身来,向岚兰说道:"楼中有事,我便不陪师妹了,我出去看一下。"

    岚兰也站起来说道:"师姊不用管我,妳去忙吧,我也要离开了。"

    ……

    ……

    岚兰在柳叶茶庄门外打点好,让马车把货送回柳山派,之后便一个人无聊穿梭于大街之上。

    热闹街上,人来人往,叫嚷买卖之声,此起彼伏,街上有家店铺,门外佈置什为独特,卖的都是些从西域北蛮而来的稀奇古怪东西,岚兰见着有趣,便进店看去。

    一名金发肤白蓝瞳的老掌柜,见岚兰进铺,便热情恭迎上前,以奇怪的口音欢心叫道:"啊!来了位漂亮的小姑娘,欢迎欢迎,请进来随便看看,我们这里卖的,都是些从西域过来的好东西。"

    西域人一般豪迈热情,不区小节,此时见有那么一位精致姑娘的客人进铺,自然热情欢迎,

    岚兰随处看看,见到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之物,什感兴趣,每样东西都拿在手里,玩把一番,老掌柜走了过来,手中拿了个别致雕花小盒,递上岚兰面前,笑着说道:"姑娘请看,这个昨日刚到,是我们西域最好的香粉,女儿家最是喜欢。"然后他把小盒打开,随即透出一阵玫花香味,清甜纷香。

    可惜掌柜的推荐,岚兰却没感兴趣,她非一般喜欢装姿弄眉的女子,本身便天生丽质,平日也不爱塗脂弄粉,反倒有一物件,她拿在手里什是好奇,便向老掌柜问道:"这个小金棒子,两端各有一面圆镜,什是奇怪,这是个什么?"

    老掌柜呵呵一笑,看着岚兰拿在手里的物件,高兴的解释说道:"呵呵,姑娘妳真有眼光,这支名叫"望星镜",以黄铜打磨制造,棒身上面雕有细致的星宿图案,非常漂亮,现长六寸,当你将它拉开伸长,便可观星赏月,看山望景,无论多远之景,都犹如就在眼前,这是我们西域,一名已故星象大师所造,中原内也只有这一支。"

    "啊!望星镜,如何使用?"岚兰什感兴趣说道?

    "我来示范给妳看。"掌柜便把它拿回手上,给岚兰演示,他将一端往外拉出,即刻変成三节金棒,从原来六寸伸长至一尺五寸,之后递回给岚兰,说道:"妳从这端往外看去,所见之景都会变得近在咫尺,妳来试试。"

    岚兰听从掌柜,便往棒子一端向外看去,突然叫道:"嗯!不对哟!怎么所有景物都离开那么远?"

    掌柜大笑道:"姑娘妳拿反了,应该用那头看才对。"

    "啊,用反了?"岚兰马上调整,换过另一端,再从圆镜往外看去,果然从镜中看到一切景物都放大数倍,感觉十分奇妙,她兴奋的走到门外,四处探索,她往远处塔楼上的官兵遥望看去,只见那名官兵的服饰样貌,清晰可见,细致到就连他的鼻孔鼻毛也入目眼前。

    岚兰觉得此望星镜确实神奇,爱不惜手,随即问阶便把它买下,一路上拿着它到处遥看……

    突然,从镜子里看见远处屋顶之上,有一个黑衣身影,鬼魅潜行在瓦顶之上,行动诡秘迅速。

    岚兰眼看此人鬼鬼祟祟,行踪可疑,顿生好奇,随即便施展轻功"玉步金莲",从后跟去,看看到底什么回事,只见闪过一道红影,岚兰身影己跃飞瓦顶之上。

    两人跃飞在房顶之上,神秘人并没发现岚兰跟随在后,他只管向前遊走,直至来到西十三街,十字路口附近一幢楼顶之上,方告停下。岚兰不欲被他发现,故俯身停在与他相隔三幢楼远的距离外。

    如今只见西十三街到处都是经过战斗的痕迹,沮门败瓦,墙翻顶塌,地上和灰墙之上,仍留有还没清洗干净的枯干血迹,砖地土上更留有上千个大小箭印,岚兰看此情境,已可想象当时战斗是何等惨烈。

    过了一会,岚兰和神秘人,见一少年身影来到了十字路口,牌坊柱子下,此处正是案发当晚,司马羽倒毙之处。

    那名少年突然双膝跪地,悲痛莫名,他拱手对天扣拜,之后从带来的包袱里,取出一个洒壶和杯盏,然后将酒倒入盏中,再举天拜唸,之后向地上随手一划,将盏中酒挥洒地上。

    "师傅,是弟子不孝,若我不用那支箭,师傅与师兄便不会遭奸人所害,若我能早些回来与师傅见面……我在此对天发誓,弟子凌萧一定为你们报仇雪恨。"

    祭拜之人正是少年萧,他离开羽府便前来之处,一来为了在此路祭师傅与师兄,二来想到案发现场,看有何发现。此时突然刮起一阵淒风,扬起地上尘土落叶,如同凌萧感召了天地,此刻给了他一个回应。

    岚兰似曾见过少年身影,感觉很是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那里见过,只意识前来拜祭之人,一定是亡人之后。她再往神秘人那边看去,见他一直俯身顶上,只作观察。

    过了片刻,岚兰又见一女子,从街角缓缓走来,细看之下,愕了一愕,"啊!这不是姊姊吗?"

    只见岚风走在街上,每过一处都小心细看,检验每处经过打斗留下的痕迹,此时她向地面四处张望,发现地上有片地方,留下无数像被羽箭刺穿的痕迹,把地上石砖都尽数刺碎,每个箭印深达三分,岚风以此推测,这有可能是司马羽施展杀招,所留下的痕迹,看此杀招之破坏力什为惊人,非一般人能够应付抵挡……

    岚风心里在想:"是谁让司马羽要出此狠招?此人武功一定非比寻常。"

    岚风此时发现有一身影,跪在牌坊柱子之下,细看之下原来是凌萧,她随即上前叫了一下:"凌萧。"

    凌萧听到有人从后叫他,回过头来便看见是岚风,凌萧站起身来,拱手扣礼道:"见过岚风姑娘。"

    岚兰在房顶上看见那名少年,愣了一下,原来是那天在北湖枫叶亭遇上的那个奇怪少年凌萧,此刻心里想着,为何姊姊看来与他似很相熟,本想马上下去问个明白,但又不想让神秘人发现,心想,此人鬼鬼祟祟,一直窥探这里环境,定有所图谋,还是看定情况再说。

    神袐人身被黑色蓬帽袍衣,隐若看见是名女子,她卧伏在离牌坊不远的一个楼顶之上,一路监视下面情况,当见到岚风出现,便缓缓从袍里掏出一块淡黄色麻布,并将它打开,只见岚风画像描绘在麻布之上。

    原来此人,便是那夜在码头偷渡上岸,蛟龙帮火行使身旁女子,火行使给了她两个任务,其一,到当日左使鲁伯战斗之处,了解情况,其二,打探布上画像女子,并监视其行动,如有机会,将她灭杀。

    她左盼右顾了一下,衡量周边情况,若然此刻动手,能有几分把握。

    如今这条街已被官府封闭,除街头与街尾有几名武候守住,皆无其他杂人,应该是最好时机,她意下已决,随即把扣在左手腕臂上的弩弓缓缓打开,再从腰间取出一根涂上剧毒的短箭,搭在弩上。

    由于此女子所穿袍衣,袍袖宽大,藏在腕臂上的弩弓被其遮挡,不易被看到,岚兰此时并没察觉有任何异像……

    岚风走过去和凌萧柔声说道:"凌公子,别太难过,天情门一定会彻查此案,还你们一个公道。"

    凌萧心下深为感激,但他确信师傅此次被人伏击,乃因他而起,如之前没使用过那支羽箭,便不会引起这次仇杀,所以立誓要亲刃仇人。

    凌萧淡淡的道:"多谢岚风姑娘,但此事皆因我起,此仇必须由我亲手来报。"

    "对了,别叫我凌公子了,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哥儿,妳就叫我凌萧吧。"

    岚风微微一笑道:"那好吧,凌萧,我还有一事要找你。"

    "啊,岚风姑娘,有什么事吗?"凌萧问道。

    "我们在尸首之中,发现有一人与你描述的蛟龙帮刘四很相似,想请你随我到天情门确认一下。"岚风说道。

    此时在屋顶上,那名女子杀手的臂弩毒箭,已瞄准岚风胸前,随时犮射……

    ……待续

章节目录

赤龙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森林金鱼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森林金鱼0并收藏赤龙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