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才对嘛。”林母听了林七七的话满意地点点头,林父自知自己是这个家最没地位的,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在心里祈求林母能快些消气。

    第二日,林父照例起早去看田里的稻谷,然后一如既往背着手满意地踱回家。

    “林老三,你这么快就看好了?”林母把手中的一盘螺狮躲到身后问。

    “嗯,就是是不饱满。”林父向林母报告自己看到的,“不饱满?”林母一听这话就怒了,“俗话说,地不欺人,一定是你不关心稻谷,它们都不想结穗了。”林母怒气冲冲地说着自己的一套歪理。

    “好婆娘,我关心你和七七都还来不及,怎么还有闲心去观察谷子呢?”林父也有对付林母的一套法子,这不,就这几句话让林母有些飘飘然,她不仅想起当初嫁给林父的时候,那时候林父的勤快在黄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林母也以为只要嫁给了林父,总有一天会过上好日子,谁知道……唉,林母想到自己如今过的日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妈妈,你手里是什么?”这时候林七七起了床,迷迷糊糊地开门走了出来。

    “没什么。”林母一把将盘子递给林父,林父一见到盘子里的螺狮,抱着盘子就跑。

    “林老三,给我留点……”林母望着健步如飞的林父,突然有些后悔昨天让林父跪少了。

    “妈妈,爸爸跑什么?”林七七一脸迷糊问。

    对于林七七的问题,林母早就想好了答案,“爸爸脚底下有个风火轮,刚刚不小心按到开关了。”

    “怪不得。”林七七嘟起嘴,“每次一有好吃的他就跑。”

    “七七,爸爸手里的只是个盘子。”林母继续忽悠林七七。

    “妈妈。”林七七一脸严肃问,“盘子还会发出香味啊?”

    “当然不会了。”为了让林七七相信自己说出的话,林母摆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我和你爸爸在练一种神功,这种神功会让自己散发出菜的香味。”

    “哇——”林七七惊讶地发出赞叹。

    “妈妈,我也要练。”

    “好。”林母收回脚,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妈妈明天就把我们家祖传的《五香大全》传给你。”

    “好,谢谢妈妈。”林七七抱着林母一脸开心说。

    这一夜可苦了林父,林父凌晨三点了还在手绘那本“传家宝”,他望着睡熟的林母,心中一阵一阵涌起酸楚。

    他不就把螺狮全部吃完了吗,至于这样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吗?

    差不多五点的时候,林父才勉强把那本“传家宝”画完,后来等林七七上了小学才知道,林父画在上面的,分别是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第三套和第九套,其中还夹杂了些动作奇怪的太极。

    第二天林七七拿到那本手绘的“传家宝”时高兴得不得了,抱着传家宝研究了半天,最后在林父的指导下挥动着小胳膊小腿练了起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三二三四,五六七八……”林父负责喊口号,林母则担任“指导老师”,从此练“传家宝”一家三口每天必做的功课。

    没想到林七七才练了三天就不想练了,这不,这一天早上,月亮还挂在半空中,林母就把林七七揪了起来,和她来了一次促膝长谈。

    “七七,你告诉妈妈,为什么不想再练《五香大全》了?”

    “不想练,我练了这么久,身上都还没有香味。”林七七十分不难地嘟起小嘴说。

    “哦?”林母眼睛一转,心里立刻就有了主意。

    “好,乖乖你去睡吧。”

    “嗯。”林母刚说完林七七已经倒在她怀里了。

    林母替林七七盖好被子后,就把睡得正香的林父弄醒了,“陈婧儿,怎么了?”林父半梦半醒间问。

    “快,快去把我们家地里的大蒜全部挖出来。”林母揪着林父的耳朵说,“大蒜?”林父一脸疑惑地看着林母问:“还没到鬼节呢?这么早挖大蒜做什么?”

    林母懒得解释,投给林父一个白眼,就这一个眼神,林父就能清楚地感受到特制搓衣板在向他招手。

    于是,林父十分迅速地地穿好衣服,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扛起锄头、拎起菜篮子了,“除了挖大蒜?白菜要不要?”

    “就只用挖大蒜。”林母抱着手臂说。

    大概十几分钟后,林父被一群人追着跑到了家。

    “陈婧儿,陈婧儿快开门!”林父焦急地拍着门喊,林母不耐烦地开了门,就见林父一个侧身挤进了房间。

    “林老三,你这副打扮是去偷东西?”林母望着林父头上套着的黑色丝袜讽刺地说。

    等等。

    黑色丝袜?

    “林老三,你赔我丝袜!”林母大声吼着,不等林父回答门外就传来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发生了什么?”林母用口型问林父。

    林父拿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林母不要说话,然后迅速走到床边脱下头上的黑色丝袜,果不其然,林母刚买的丝袜被撑破了好几个大洞。

    林父又把沾满泥土的鞋子一脚踹在床底下,然后伸手揉搓了一把头发,眼皮向下一耷拉,整个人就像没睡醒一样,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林母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作为同床共枕了五年多的夫妻,林母很快明白林父的意思,也伸手揉搓了一把头发,然后与林父对视一眼,见林父点了点头才开了门。

    “松哥,大牛,刚子,二爷,三姑……”林父一口气喊完了十几个名字,“这么晚了你们来做什么?”林父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是啊,你们大家怎么都来了?”林母也同样打着哈欠问。

    “我们在抓小偷。”众人齐声说。

    “这小偷真是胆大,还敢偷到我们黄村来。”林父听了立刻很生气地说。

    “对啊,太猖狂了。”林母也在一边附和,“不过,这小偷偷了什么?”林母又问。

    “大蒜。”一个看起来有些凶的男人站出来说。

    “这年头又不是饥荒年,怎么还有人偷大蒜的?”林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问。

    “我怀疑这人是邻村派来的间谍,他肯定是想把我们黄村的大蒜偷光,然后好让邻村的人高价卖给我们。”说话的还是刚才那个男人。

章节目录

顾先生你媳妇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子衿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衿0并收藏顾先生你媳妇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