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陈冬依旧老神在在的安稳地坐在皮椅上,张有为笑了。他这是在笑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在商场上这么多年白混了,可他忘了,自己的年纪其实和陈冬差不多。

    “陈冬,你过来”张有为先走到办公室的一处衣柜那,见陈冬没跟上,气急又喊了声“过来”

    陈冬犹豫了下,走了过去,他倒要看看张有为在搞什么鬼。待他走近,突然被张有为狠推了一下,陈冬一个趔趄跌坐在衣柜里,他摸了摸,这是个秤,还是木头的。他突然意识到,张有为这是要置他于死地,随即迅速翻身而起,与张有为扭打在一起。张有为瘦弱的小身板哪能拼得过180公分185斤的陈冬,相互扭打间,他也跌倒在秤上。这下,他发了疯似地准备站起来拼命,却被陈冬拿出手铐与暖气片拷在一起。在陈冬拿出手铐的瞬间,他明白了,原来是警察卧底。

    被铐住的张有为挣扎了几下,没有用。突然他大笑起来“拷我,陈冬。陈警官,你有什么证据吗”

    陈冬不答话,只是在联系蔡局和当地协助的公安部门“少废话”

    “我说陈警官,就算你知道了我这秤的神奇作用又有什么用警方会因为这种怪力乱神的说法立案吗你要知道,建国以后可不许成精了”张有为放肆的大笑着,笑得眼角都泛了些泪花“我们俩都快要死了死了”张有为突然发作朝陈冬怒吼到。

    陈冬烦躁地吼了声“闭嘴”。门外是那些员工们的砸门声,甚至还夹杂着学员的议论声,他们被办公室里异常强烈的声响吸引过来。陈冬很烦躁,现在他在等,等当地的警察同志赶赴这里。

    陈冬满心忐忑地过去看了眼衣柜里的东西,没错,是那个木制秤,指针所指的数字是3。

    张有为看到陈冬蹙起的眉头,原本已经瘫坐在地上生无可恋,此时却笑了起来“你难道不好奇我怎么发现的吗”陈冬并未打断他“那天我走的及,没立刻发现,过了几天我就发现指针所指的数字不对劲。那天最后一个学员是1,但我拿到家却指的是3。我意识到有人动了我的秤,第一怀疑对象便是你,也只有你,你有单独作案的时机。我带着秤飞过来的,但说实话我不愿怀疑我的任何一个员工,没有证据。后来我去赵姨家,偶然间听到了那家猪越喂越瘦的传言,便去打听,虽然你用了化名,但时间、样貌、秤都一一符合。我知道,那个背叛者就是你,但我不明白你去秤几只猪干啥。所以我找你谈谈,也只是想知道你是哪家竞争对手安插进来的商业间谍,却没想到你是警察”张有为一口气说完,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

    “那你为什么想置我于死地”陈冬犀利地问道,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张有为。

    “我就知道你都知道了,哈哈哈。如果不是你傲慢的态度,敷衍的回答,把我给激怒了,事态就不会发展成这样”张有为再次吼道,随后又大笑起来,狂妄间带着悲凉“我们都快要死了哈哈哈都活不久了”

    陈冬果断把抹布塞进张有为狂笑的嘴里,世界终于清静了些,幽幽地说了句“我会活得比你长”拍了拍肚腩。

    张有为郁卒。

    等当地的公安同志到达后,陈冬掏出警官证证明身份。至于张有为,再次被请去协助调查,但这一次是与一起7年前的女子被害案有关,当时女子为张有为的前女友。恐怕这一回,他没那么快会出来。警察的到来迅速控制局势,疏散围观人群,封锁现场。当陈冬跟随警察走出办公室门,那些闪电训练营的同事都以复杂的眼光看着他。惊的是老板居然犯事了,警察卧底就在自己身边。怨的他们很有可能马上失业,离了这份轻松而又高薪的职业,又要回到残酷的职场中苦苦挣扎。对于这样的结果,陈冬也很无奈,只能说跟错了老板。

    回到当地公安局所在的县城,陈冬好好地犒劳了下自已,庆祝自己的卧底行动圆满成功。另一方面,确实需要每天摄入大量食物,来减慢体重下降的速度。之所以还未离开省市,因为猪仔实验还未结束,仍需留守等待结果。

    y5,1号49斤、2号56斤、3号68斤

    y6,1号46斤、2号55斤、3号70斤

    y7,1号42斤、2号54斤、3号72斤

    y8,1号38斤、2号53斤、3号74斤

    也就是冲突后的第四天晚上,陈冬接到农户电话,说编号1的猪仔快不行了,已经连着两天进食困难,而现在已经躺在地上直喘气。陈冬第一时间赶到农户家中,依旧3只猪先称重,与早上7点时相比还都胖了几两1斤的。随后陈冬便搬了张凳子,不顾猪圈的异味和农户的劝说坐在旁边,等待编号1的最后时刻。夜色沉沉,就在陈冬困得眼皮子快合上的时候,猪哼哼了两声,没了呼吸。陈冬一看时间,此时是凌晨12点整点,陈冬大胆猜测,这个秤发挥效用的时候正是每天的零点。搬猪上秤,33斤,随后2号称重52斤,3号76斤。随即陈冬带着死亡的1号猪回到局里解剖室,解剖发现,1号猪皮下脂肪几乎为0,与那些死亡案件死者无异,体重低于存活最低水平线,瘦死无疑。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奇妙物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吃菠菜的嘎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菠菜的嘎嘎并收藏奇妙物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