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玉琳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小王家,她来过几次,但她完全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到的这。

    “你醒啦”小王走进卧室,给马玉琳倒了杯水。

    “嗯”刚发出声,马玉琳发现自己的声音特别沙哑“谢谢”

    “客气啥,咱们都是同事。你和阿贞吵架了”小王试探的问道。但显然,马玉琳低着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桌上有晚饭,这是我家钥匙,你拿着。还有这是你住的地方钥匙,也拿着。我马上要去阿贞那帮忙收拾东西,今天晚上8点的飞机,要参加为期3天的一档综艺。”小王低头看了眼手表“我现在快来不及了,就顾不上你了,你就把这当家一样,随意点”说完小王就径直出了门。

    马玉琳又重新躺回了床上,脑子里反复重复着黄淑贞的一句话“我已经不需要你了。”是啊,自从阿贞获得了我的声音,她完全都可以自己上,再也不需要自己这个替唱了。可笑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替唱,本就是个不该存在的存在,马玉琳不由地自嘲起来。她又不由得回想起了过去。

    那是个天真烂漫的年纪,她和黄淑贞第一次碰面是在一个训练室。16岁的她们被公司安排成为一个组合,h组合,取两人姓氏的首字母。取名就是这么随意,因为在公司,还有几十组这样的练习生组合。马玉琳负责唱,黄淑贞负责跳,清丽干净的声线配合利落舒展的舞蹈,很是配合默契。凭着这点,她们在公司残酷的淘汰机制下,一路过关斩将,但最后还是败了。

    是李玄恩挖掘了她们,但他不满足于单个的唱或跳,他所希望的那个人是黄淑贞的外形、黄淑贞的跳和马玉琳的唱。阿贞一直渴望出道,一直渴望闪光灯下的生活,所以,李玄恩先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马玉琳起初否定了李玄恩的提议,正直的她觉得这是欺骗。但当黄淑贞站在她面前,跟她说“我需要你”,并伸出手。马玉琳毫不犹豫地握住,她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练习,一起成长,她太知道黄淑贞想要的了,她愿意成全黄淑贞,也是成全自己的明星梦。

    还记得在公司练习生大课的时候,马玉琳就因为自己的体型自卑着。所有渴望逐梦演艺圈的女孩子们无一不是苗条精致,而属于胖女孩的马玉琳与她们格格不入。声乐课上,老师毫不吝啬地夸奖了她,因为她的天赋确实是难得一见。她很高兴,但课后,她就被众女孩围着,其中有个带头的一把把她推翻在地“别以为老师夸你你就上天了,告诉你,就你这身材,出道,别做梦了”“就是,死胖子,你以为自己是谁”“呸”辱骂声包围着马玉琳,她抱着自己的头,拼命晃动着,无声的眼泪不由地落了下来。

    “你们干嘛呢”这是马玉琳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随后,那人走近,将地上的马玉琳拉了起来“告诉你们,这是我黄淑贞的搭档,识趣的给我滚远点。”中气十足的声音喝退了那些想动手的练习生。黄淑贞这个名字,练习生们实在如雷贯耳,下手又快又狠,在学校里当大姐头,出了事,才来当练习生。

    “谢谢你”待众人走散后,马玉琳才弱弱地道谢。她感激地看着自己的搭档,仿佛在看踏着七彩祥云而来的英雄。

    “你是我黄淑贞的搭档,未来要一起出道的。以后别怂,遇事报我的名字,我罩你”黄淑贞拍拍马玉琳敦实的肩后,匆忙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至今马玉琳都不知道黄淑贞当时是如何得知自己被欺负的,可能是偶然也可能是一直关注着吧。也是从那时候起,两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可是,为什么,却被自己搞丢了。马玉琳又控制不住地留下了灼热的泪。

    马玉琳睁开干涩疼痛的眼睛,天已经全亮了,昨天应该是哭晕过去了。她艰难地爬了起来,此时才感受到肚子的抗议,伴随着肚子咕咕的叫声,洗漱完毕。当她捧起眼前的豆腐花,舀一口,细嫩丝滑滑入喉咙,伴随着脆脆的紫菜沫和鲜香的小虾米,她又活了。再来一口刚出锅的小油条,酥脆有嚼劲,这搭配,绝了。早餐摊上,只听见一声洪亮的声音“再来一碗。”

    吃饱了才能有精神,吃饱了才能有动力,这是马玉琳的人生哲学。此时,马玉琳和李玄恩正面对面坐着。

    “片尾曲的事阿贞知道了”马玉琳先开口。

    “迟早要知道。你们俩吵架了”李玄恩注意到了马玉琳仍显红肿的眼睛,昨天小王也跟他汇报过,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俩关系这么好这么默契,怎么会吵架”

    “片尾曲是个导火索吧,不过不重要了。李哥,我是来辞职的。”马玉琳抬头真切地说着。

    “不要一时置气,合作了这么多年,难免有些矛盾,说开了就好了”李玄恩安慰道。

    “不是置气,她不再需要我了,那我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在娱乐圈这么几年,本就不应出现在我的人生轨迹上,现在,只是回到正轨罢了。”马玉琳想通了,作为一个胖女孩,娱乐圈仿佛就像是一场梦。

    “这也是你努力追求才获得的,你再想想。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但这事,我还得征求下黄淑贞和公司高层的意见。我是一手培养、包装你们的人,也是看你们一路走来的,我真不希望你们散伙。”李玄恩情真意切。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马玉琳笑意盈盈地说着这句话,她也有不舍和无奈,但笑一笑总会过去。

    “你眼睛肿的吓人,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再好好想想”李玄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先打发马玉琳回家。

    “那我明天再来。”

    电话里是黄淑贞疲惫的声音“让她走吧”

    公司刘总“公司不养闲人,既然她自己想走,那便走吧”

    李玄恩得到的答复出乎意料的一致,没有丝毫的不舍。没有价值的人自然会被抛弃,李玄恩突然有些感慨。

    第二天,马玉琳直接找人事办理了离职手续,她一个熟人都没有碰见。离职要求里写的不再享有原先已出版的分成;不能再从事相关行业,她突然明白李玄恩是没脸见她。她笑了笑,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马玉琳想通了,她有着同龄人未曾有过的丰厚存款,有着大把的时间,为什么不尝试着另一种人生呢。登机前,马玉琳编辑了一条短信,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只留在三个字“我走了”,按下了发送键。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奇妙物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吃菠菜的嘎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菠菜的嘎嘎并收藏奇妙物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