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贾氏诊所来了位新同事,叶新海,大家欢迎”

    男子带头鼓掌,热烈的掌声响起,叶新海起身鞠躬致意。不大的会议室里稀稀落落地坐着89个人,人数不多但掌声却热烈而持久,诊所已经太久没招人了。

    男子虚压了下双手,气氛迅速安静下来,继续介绍道:“叶新海是x大的高材生,过去在三甲医院工作,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也是我们诊所新的麻醉师。大成、小荷,你俩担任叶医生的助理。”

    被点到名的两人迅速回答道:“是,院长”

    ,身着白大褂,发型一丝不苟的院长接着说道:“下面大家自我介绍下,大成从你开始。”

    “我叫贾成,叶医生的助理”大成简单的介绍着。

    叶新海看了看自己未来的助理,年龄应该与自己相当,精干的身材、肌肉隆起的手臂使其平添了一份气势。

    “我叫贾晓荷,护士,也是叶医生的助理护士”小荷朝叶新海微笑示意。

    “我叫贾恒,坐诊医师”

    “我叫周美英,负责配药”

    大家按照顺时针的顺序,一一自我介绍道。

    空气中的味道并不好闻,叶新海轻轻抚了下鼻头,想要隔绝这种气味。跟在身后的大成注意到了,向叶新海解释道:“晋城就煤矿多,这是硫的味道,我们都闻习惯了。”叶新海点点头,但皱起的鼻子显然还在适应着空气的味道。

    刚开完会,大成便应院长的要求,带叶新海熟悉下诊所。贾氏诊所位于镇上主街道的末端,一个不起眼的旮旯里。位置偏僻,但胜在租金便宜,交通便利,收费合理,大多数病人都是附近矿上的普通工人和村民。

    大成推开掉漆的旧木门,门牌上标着麻醉室三个字,在大城市三甲医院呆惯了的叶新海不自觉地露出了不满,但干净宽敞的办公条件又让他有了些许安慰。

    “叶医生,见谅。咱们诊所的条件实在比不上公立三甲医院,但我保证,您的配置和院长是一样的”大成自然看到了叶新海眼中的不满,解释道。

    “我理解,我明白院长对人才的渴望。”叶新海在正式入职前与贾氏诊所的贾勉院长聊过,就在贾院长的办公室内。大成所说的配置一样,叶新海承认,甚至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更宽敞些。

    在大成简单介绍下,叶新海对诊所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这里员工总共有10人,院长贾勉,普通医院基础的人员设置基本配齐,各司其职,甚至有的身兼数职。医疗器械方面比较落后,但治疗个头疼脑热还是绰绰有余,小镇诊所的主要业务也就是这些。

    大成看了看时间,临近午饭,便邀请初来乍到的叶新海去吃晋城最地道的刀削面。叶新海欣然前往。街道两旁高矮不一的楼房,灰暗的天气,颠簸的道路,坐在大成摩托车后的叶新海恍然有种回到九几年的不真实感。

    “就这,别愣神了,下车”大成在一处破败的店门前停下,催促道。

    叶新海抬头看了看,老贾刀削面,招牌上的红漆早已掉落,斑驳不堪。不大的店面里面却人头攒动,这会正直午饭时间,不少当地人选择来碗实惠又好吃的刀削面解决午饭。

    “老贾,两碗肉臊子刀削,加一份牛肉”大成朝厨房喊了一声,随后招呼起了叶新海“叶医生,您别介意,这地有些年头了,看着有些破败但绝对卫生。刀削面,老贾在这镇上,那是头一家。我们都爱上这来吃,实惠又好吃。”大成热情的介绍着,顺手剥起了大蒜。

    短短几分钟后,老贾便端了两碗面上来,见着大成就调侃道:“大成,发工资啦都加肉了,可不像平常的你。”大成连连摆手,此时老贾才注意起了大成对面的叶新海“这位可有些面生。”

    “我们诊所的新同事,叶医生,这不刚来我就带他来你这吃面了。”大成也不恼,显然和老贾极熟。

    “行啊大成,不枉我给你多加了不少牛肉。那你们吃好,我先去忙了。”老贾和大成寒暄完后,又满面笑容地朝叶新海说道“叶医生,以后多照顾照顾我老贾生意哈。”

    叶新海微笑着点点头,这种小镇独有的人情味是钢筋水泥的大城市里不曾有过的。他很高兴,也迅速适应了这股热情。

    面前的这碗臊子面臊子色彩分明、卤汁浓郁、面片中厚边薄,棱角分明,搭配一根翠绿的青菜,叶新海等不及地尝了一口,简直了,色香味俱全。正当他准备放开吃的时候,大成递过来几瓣蒜说道:“吃面不吃蒜,香味少一半”。叶新海笑着摇头婉拒了,生大蒜,作为一个南方人,还真是吃不惯。

    “大成,我一直很好奇,你们怎么都姓贾”叶新海夹起一片牛肉随意地问道。

    “我们都一个村的,贾家村。就在诊所的后面,离镇上很近。附近还有蔡家村和王家村,但规模都没我们贾家村大。”大成边吃边回答道。

    “有多大”

    “村里常住的有300多户人家,都姓贾。还有不少人出去闯荡了,家里的老人小孩留在村里。对了,叶医生,下午您需要搬个家,到我们村上,毕竟宾馆也挺贵的”大成讪讪的摸了下鼻头,有些不好意思。

    “嗯,贾院长之前和我提过。村上的独幢小别墅当员工宿舍,那也是很好了。”叶新海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打了个饱嗝说道。在城市中,这种打饱嗝有辱形象的事叶新海从未做过。文质彬彬的形象在随性粗犷的小镇大环境中被无情打破,叶新海迅速融入了这里,甚至有些高兴于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

    下午,叶新海提着一个行李箱来到了员工宿舍,这些是他全部的家当。员工宿舍位于村子中后方,离诊所只有十余分钟的车程。来这里的路上,大成一路向遇见的大伯二伯大姨们介绍着摩托车后座的叶新海,叶新海脸都要笑僵了。

    “叶医生,您别介意,主要是村上太久没来新人了”大成向瘫在沙发上的叶新海解释着“您也知道,咱们这除了煤矿,没什么支柱型产业,所以除了嫁进来的新媳妇,新面孔实在少。以后熟了就好了。”

    “怎么会,对了,员工宿舍这么干净敞亮,新装修的”叶新海起身参观起了宿舍。

    大成把叶新海的行李放在二楼的卧室里,介绍道:“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没人住过。叶医生,您住二楼,我住一楼,三楼是书房和一些杂物间。您的行李怎么这么少以后,有事招呼,别客气。”

    叶新海直接忽略了大成的问题,开口道:“大成,别喊我叶医生了,叫我叶子就好。咱俩看着年纪相仿,往后就是舍友了,多多关照。”

    来到晋城小镇的第二天晚上,叶新海和大成就在大采购与收拾行李中度过。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奇妙物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吃菠菜的嘎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菠菜的嘎嘎并收藏奇妙物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