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海望着窗台边的兰花一动不动已经好几个小时。这几天,他发呆的频率有些高,不然不会没有发现窗边的兰花有些蔫巴的迹象,更不会忘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照料这些花花草草了。他有些后悔前几天冲动答应了老贾,当时喝高了有些意气用事,又因为想知道自己舅舅去向的急切心情。他答应了,压根就没考虑过查探的难度,他只是个医生,并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能力。

    叶新海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头疼。以往的中饭一直在老贾刀削面解决,可这几天,他都没去,他害怕面对老贾的殷切希望。从个人主观角度,叶新海是想知道真相的,了解舅舅的去向、舅舅的过往,以及舅舅在自己到贾家村这个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同时,叶新海也好奇换脸的方式、换脸的作用机制,在明知麻醉也是换脸的必要步骤,却一直接触不到真正的核心。在好奇心的驱动下,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让人辗转反侧。

    叶新海下定决心,是时候该有些行动了。

    当晚8点10分,大成一如既往地推着手术车离开了麻醉室。手术车吱嘎吱嘎的声音渐渐远离,叶新海立刻锁好门往后门方向走去。后门处停着的箱式小货车便是移动手术车的交通工具。车灯亮起,小货车发动,叶新海骑着小毛驴坠在后面,从诊所后门通往贾家村只有这一条路。

    “大成,叶医生也下班了。”小货车司机看着反光镜里亮着的一小点说道,那是叶新城小毛驴的车灯。

    “别管他。”大成有些不耐烦。前几次晚上加班,叶新海同样远远地坠在小货车后方,但一进贾家村,便往自己宿舍方向去了。大成一路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看来叶新海只是想早点回宿舍休息而已。

    “你说族长怎么这么看重他,贾家村最大的秘密都没瞒他。”司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贾家村可是非常排斥外来人的。

    “你会麻醉族长也会看重你。换脸是我们贾家村公开的秘密,直接告诉他总比他自己发现的好,这是对他的信任,也是在拉拢他。”

    “不就是麻醉么。”司机小声嘟囔着。

    大成有些火大,“麻醉,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人的。来我们这换脸的老板,哪一个不是动动手指就能灭了我们全族。我们做生意,靠的就是在那个圈子里的口碑。别想些有的没的,好好开车。还有,对叶医生客气点。”

    跟在小货车后面的叶新海压根不知道大成在为自己说话,此刻他正在盘算着后面的计划。贾家村的分岔路口,小货车继续往前开,叶新海则往宿舍方向走去。但他今天开的很慢,因为待会还得掉头去院长贾勉所在的手术室。果不其然,数分钟后叶新海接到了大成的电话:“王老板浑身冒汗、心跳加速,你过来看下。”刚才打麻醉时动的一些手脚起作用了,叶新海微微弯起的笑容显示了他的好心情。第一步,成功。

    叶新海跟在大成后面进了别墅。这幢别墅门口有两人值守,每一层都有3人在巡逻,3楼的阳台处还有负责放哨的,除了一些大人物的随身保镖,另外还有一队民兵小队随时待命。如果硬要用词来形容现在这桩别墅的护卫等级,那就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这里,叶新海也是第一次来。

    手术室外的大厅里,一个身材魁梧的花臂男子正拎着一个瘦弱中年人的衣领子,像拎着小鸡一样,大声呵斥着什么。叶新海认识这个花臂男子,是这位王老板的保镖,刚才打麻醉时他就在。这位瘦弱的中年人,是族里颇有威望的话事人。

    中年人看到叶新海,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赶忙说道:“叶医生来了,你快看看王老板。”

    花臂男放下了中年人,恶狠狠地朝着叶新海说道:“出了问题,你们一个个都得陪葬。”

    叶新海无视花臂男的恐吓,直接走向了王老板躺着的手术车。查看心跳、血压,翻看瞳孔,一番检查下来,得出来了结论:“没什么事。患者可以自我调节,手术可以正常进行。”自己动的手脚,叶新海心里有数。随后他又故作玄虚地说道:“但是为了王老板的安全,我希望能在手术过程种全程陪同,以防万一。”说完,看了看花臂男,点点头。又看了看大成,大成犹豫了下,表示自己得请示下院长贾勉。

    不一会,大成颓然地出来,只是弱弱的说了句:“你进去吧。”便一下瘫着沙发上,沉默不语。瘦弱的中年人拍了拍大成的肩膀以示安慰,在贾家村,只有族长和族长的继承人才有资格知道如何换脸。

    叶新海有些意外,计划顺利的有些过分,而且自己这么过分的要求居然被答应了,这实在是出乎意料。另一边,一直监听着叶新海动向的人脸色五彩纷呈,这么粗糙的计划都能行,不知道是贾家村人警惕性太低,还是叶新海自带主角光环。

    “小叶,你来了。”院长贾勉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神中没有反感,甚至还有一丝欣赏。

    “院长。麻醉时间还有40分钟,刚才耽搁了会。”叶新海拘谨地说道。

    贾勉没有接话,依旧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叶新海看院长显然没准备开始做手术,他有些慌,却仍旧强装着镇定。

    手术室里一片安静,时间像是过去了好久好久,至少叶新海是这么觉得的。

    “叶娃娃,可以嘛。胆子挺大。”

    叶新海顿时瞪大了眼睛,叶娃娃可是自己的乳名,知道的除了父母就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亲戚和老邻居。再加上这熟悉的声线,叶新海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呢喃地说出了两个字:“舅舅。”

    “唉。”院长贾勉迅速答应了下来,他是贾勉,但他更是沈建东。这一声舅舅,叫的沈建东有些泪目,再次用自己原本的身份与亲人相认,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这,,”叶新海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院长贾勉是贾家村族长,掌握了换脸的秘密,但他居然是自己的舅舅沈建东。但一些事情总算是能说的通了,自己出事后为什么会来这;为什么会对自己的经历了如指掌;为什么贾家村对外人如此排斥的村子却能第一时间接纳自己;还有为什么自己拙劣的计划能如此顺利。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舅舅。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但麻醉时间快到了,咱们先把事情办完。”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奇妙物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吃菠菜的嘎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菠菜的嘎嘎并收藏奇妙物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