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这样的。

    在外人看来,宁雪还是心疼盛颜。

    但也只有盛颜知道,这根本不是人,她才不是真的心疼他。

    “还站着做什么,刚刚我说了什么/”

    意思是,还得敬酒。

    盛颜酒量不行,这要是喝完,他自己是谁自己都不知道。

    身边又是豺狼虎豹,谁敢喝。

    盛颜站着不动。

    宁雪突的笑了,“这是打定主意不喝了。”

    女人笑的别有意思,盛颜凉凉的瞥了一眼,站着不动,脊背挺得笔直,单手抄裤袋。

    女人摇着手里的红酒杯,在盛颜看过来时把酒杯递了过去,“不喝也不是不可以。”笑着走到他面前,酒杯放到离他最近的大理石桌子上,“喝了它就行。”

    盛颜挑眉:***有这么好说话?

    反正盛颜是不信的。

    要作妖!

    有陷进!

    思量片刻,终究抬起来一饮而尽。

    因为他逃脱不了。

    跟这个女人斗智斗勇那么久,他也知道今天晚上他惹怒了她,刁难什么的是必然。

    但他也想到后果。

    因此一喝完,他就要借口上卫生间。

    却被保镖拦住,宁雪开口,“宝贝,这不是有么?”她指指包间里的卫生间。

    “我不习惯。”盛颜清冷的开口。

    宁雪笑着站起来,“要么在这里上,我跟着你进去,要么就憋着。”

    盛颜明白了,这女人早看出他的心思,断绝了所有。

    盛颜站着了一会儿,才坐下。

    心里在想着其他办法。

    而另一边,南宫裳才进来,就给前台一沓钱,问宁雪在哪个房间。

    这些侍者平时都得了宁雪的恩惠,本是不会说的,但看到桌台上这么厚厚一沓的钱时,便压低声音告诉她是3112,宁雪一挥手,带着保镖们直闯楼上,却没有注意侍者一闪而过的阴险。

    三楼,南宫裳带着保镖直接踹开了3112的门,也是她太急了,等她进去,才发现里边黑乎乎的没人,而房门也在此时砰的关上了。

    她被算计了!

    这是她第一想到的。

    南宫裳这才想起前台躲闪的目光,原以为是害怕。

    如今看来不是,她才一进来怕是就有人盯上她了。

    南宫裳并不怕自己的安危,只是心急盛颜。

    那孩子没人保护怕是要吃亏。

    南宫裳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原本三更半夜,她是不会去打扰人的。

    电话打了两遍才有人接通。

    南宫裳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才鼓足勇气开口:“霆清哥哥,帮帮忙。”

    好在霆清哥哥也没有冲她发脾气,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乐。

    没一会儿的时候,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刚刚是被人从外面锁了的。

    南宫裳得救,出来看是紫阁的人,有些惊讶。

    为首的一个恭敬的道:“南宫小姐没事吧!我们正好在这里有点事。”

    那就说得通了。

    南宫裳边说边走,带着他们找人,有紫阁的帮忙,南宫裳很快就找到了宁雪所在的房间。

    一帮人闯进来的时候,那个角落里的白衬衫动了,干净的脸上有了笑色。

    就是道,那个和他有一面之缘的女孩会来救他。☆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这样的。

    在外人看来,宁雪还是心疼盛颜。

    但也只有盛颜知道,这根本不是人,她才不是真的心疼他。

    “还站着做什么,刚刚我说了什么/”

    意思是,还得敬酒。

    盛颜酒量不行,这要是喝完,他自己是谁自己都不知道。

    身边又是豺狼虎豹,谁敢喝。

    盛颜站着不动。

    宁雪突的笑了,“这是打定主意不喝了。”

    女人笑的别有意思,盛颜凉凉的瞥了一眼,站着不动,脊背挺得笔直,单手抄裤袋。

    女人摇着手里的红酒杯,在盛颜看过来时把酒杯递了过去,“不喝也不是不可以。”笑着走到他面前,酒杯放到离他最近的大理石桌子上,“喝了它就行。”

    盛颜挑眉:***有这么好说话?

    反正盛颜是不信的。

    要作妖!

    有陷进!

    思量片刻,终究抬起来一饮而尽。

    因为他逃脱不了。

    跟这个女人斗智斗勇那么久,他也知道今天晚上他惹怒了她,刁难什么的是必然。

    但他也想到后果。

    因此一喝完,他就要借口上卫生间。

    却被保镖拦住,宁雪开口,“宝贝,这不是有么?”她指指包间里的卫生间。

    “我不习惯。”盛颜清冷的开口。

    宁雪笑着站起来,“要么在这里上,我跟着你进去,要么就憋着。”

    盛颜明白了,这女人早看出他的心思,断绝了所有。

    盛颜站着了一会儿,才坐下。

    心里在想着其他办法。

    而另一边,南宫裳才进来,就给前台一沓钱,问宁雪在哪个房间。

    这些侍者平时都得了宁雪的恩惠,本是不会说的,但看到桌台上这么厚厚一沓的钱时,便压低声音告诉她是3112,宁雪一挥手,带着保镖们直闯楼上,却没有注意侍者一闪而过的阴险。

    三楼,南宫裳带着保镖直接踹开了3112的门,也是她太急了,等她进去,才发现里边黑乎乎的没人,而房门也在此时砰的关上了。

    她被算计了!

    这是她第一想到的。

    南宫裳这才想起前台躲闪的目光,原以为是害怕。

    如今看来不是,她才一进来怕是就有人盯上她了。

    南宫裳并不怕自己的安危,只是心急盛颜。

    那孩子没人保护怕是要吃亏。

    南宫裳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原本三更半夜,她是不会去打扰人的。

    电话打了两遍才有人接通。

    南宫裳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才鼓足勇气开口:“霆清哥哥,帮帮忙。”

    好在霆清哥哥也没有冲她发脾气,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乐。

    没一会儿的时候,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刚刚是被人从外面锁了的。

    南宫裳得救,出来看是紫阁的人,有些惊讶。

    为首的一个恭敬的道:“南宫小姐没事吧!我们正好在这里有点事。”

    那就说得通了。

    南宫裳边说边走,带着他们找人,有紫阁的帮忙,南宫裳很快就找到了宁雪所在的房间。

    一帮人闯进来的时候,那个角落里的白衬衫动了,干净的脸上有了笑色。

    就是道,那个和他有一面之缘的女孩会来救他。☆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目录

余生有你寒风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3小说只为原作者墨裳影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裳影华并收藏余生有你寒风暖最新章节